诸暨信息网
星座
当前位置:首页 > 星座

高手时代 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不会选择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3:40 编辑:笔名

高手时代 第六百四十八章 我不会选择

在上官云博一行人出现之后,从远处黑压压的也来了一片人,并很快就在他们身后聚集,全部都是洪门弟子,足足数百人。

随之又是一个洪亮的声音从天而降:“我军属大院的人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”

数道身影瞬间落在大堂门口,正是东方林、东方剑和东方青河父子三人,在他们身后还有好几个人,男女都有,每个人的气息都不弱,这些全部都是龙组的人。

紧接着,天空上就有阵阵轰鸣声响起,那是直升飞机的轰鸣声,只听声音就知道现在外面的天空上一定被一架架直升机占据了。

洪门所代表的是华夏最大黑道,而军属大院的东方家,则是代表着华夏这个雄壮的国家机器,或许他们的巅峰战力不如云家,但他们若要全力一战,云家也绝对要损失惨重。

看着场中那剑拔弩张的众人,秦木只能暗暗苦笑,但他还是从云雅身边走过,一直在云雅、东方雪和上官鱼双方中央才停下,看了一眼面前这两个同样是自己所深爱的女子,秦木眸中尽是苦涩。

“两位学姐”

看着秦木,上官鱼和东方雪的眼神中尽显复杂,很快,东方雪就冷声开口问道:“秦木,今日你娶云雅为妻,将我们置于何处”

这话一出,云雅身上的寒意就骤然暴涨,道:“东方雪你不要太过分,秦木是我的未婚夫,和你们有何干系”

上官鱼冷笑道:“我们和秦木有何干系,这一点你很清楚”

“今日我就是要问问秦木你是不是真要娶云雅为妻,而辜负我们”

这个问题一出,东方雪、上官鱼和云雅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他的身上,就连周围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部转到秦木身上。

而这时,那个司仪却突然开口道:“秦木,今天是你和云小姐的大喜之日,可不要辜负这良辰美景啊”

秦木扭头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任何表示,转而又将目光在云雅三女身上扫过,道:“我是要娶云雅为妻,但我也不愿辜负你们”

“你什么意思”云雅神色更显阴沉,就连东方雪和上官鱼的神色也不怎么好看,何止是他们,这么一句话不但没有取悦任何一方,反而将三方众人的目标全部聚集在秦木自己身上。

秦木悠悠一笑,笑容中尽是苦涩,道:“云雅是让我秦木第一个心动的女子,也是第一个让我深深爱着的女子,这一点无论到何时都不会改变,但我同样不想隐瞒自己的心,我同样深深爱着东方和上官两位学姐”

“你”云雅及云家的所有人立刻是勃然大怒,白一鸣更是拍案而起,身上所溢出的寒意都已经多了一股杀机。

秦木看了一眼云雅、东方雪和上官鱼那冰冷的玉颜,继续说道:“我知道在这一点上,我对不起你们任何一个,但我不想隐瞒我的心”

云雅顿时冷笑一声:“秦木,枉我一心一意对你,你却如此待我,我云雅真是瞎了眼,今日你我一刀两断,从今往后我们再无任何关系”

听到这样的话

,秦木的心莫名的一痛,仿佛心被人狠狠捏了一把,痛的有些难以呼吸,想要说什么,但话到嘴边却再也说不出口,只能苦涩的咽下。

云雅那冰冷的目光随之就转到东方雪和上官鱼身上,寒声道:“就是因为你们两个人,闹我婚礼,坏我幸福,不杀你们,我云雅何以为人”

话音落,云雅的娇躯就骤然而动,一道道残影出现,动作不一,位置不同,但目标却是相同,这正是秦木传给她的百转千回身法。

“岂会惧你”

东方雪和上官鱼也是齐齐而动,东方雪的倩影犹如一个欲要乘风归去的仙子,上官鱼则是如一只只蝴蝶轻舞,正是她们的拿手身法凭虚临风和化蝶入梦。

三女的身法都很强,且都是虚实难辨,美轮美奂,可依旧难掩其中的森森杀机。

看着出手毫不留情的三女,秦木脸上的苦涩更甚,甚至有一种悲哀,这一刻他心中浮现一种从未有过的想法:“或许这就是我的错,当年不该动心”

带着这样的叹息,秦木突然向前迈出一步,瞬间就出现在三女面前,刹那间,三人的攻击就同时落在他的身上,三声闷响犹如一声响起,秦木的身体却如遭雷击,鲜血瞬间逆口而出。

“秦木”三女同时惊呼出声,并立刻收手。

当她们的手离开秦木的身体,秦木立刻就半跪于地,大口大口的咳着鲜血,且鲜血中还有一些碎块,一看就知道那是碎裂的五脏六腑,由此就能看出他在这一击中所受到的创伤。

“秦木”三女脸色骤变,同时向前想要查探秦木此时的情况。

但她们刚动,秦木就突然伸手将她们制止,并晃晃悠悠的起身,当其彻底站起之后,三女才真正看到他的脸色,那是一张煞白如纸的脸,和嘴角那抹凄然的鲜红形成强烈的对比,诉说着一种苦涩和悲哀。

云雅急忙道:“秦木,你怎么样”

秦木看着三女眼中那深深的担忧,摇摇头道:“云雅、东方、上官两位学姐,这件事本是我秦木之错,就该有我秦木一人承担,你们不能大打出手”

“到了现在你还在护着她们”云雅很是愤怒,要不是东方雪和上官鱼,事情怎会变成这样。

秦木苦笑一声,加上他此时的惨白神色,让这一抹苦笑多了几分惨然,道:“云雅,你是我入世以来第一个心动的女子,我对你的情也从不曾改变过,从始至终都是如此,我知道不该对两位学姐动心,只是感情这东西不是你抑制就能抑制的,我也不曾想过隐藏自己的心迹”

“我知道这样做是对不起你们每一个人,也错在我,你们有什么怒气就发泄在我身上,由我一个人承担,我不想看到你们反目成仇”

云雅默默的看着秦木片刻,才开口说道:“秦木,我只问你一句话,我们三人,你到底选择哪一个”

这句话一出,场中那本是剑拔弩张的气氛,瞬间就变得更加凝重,三方中的所有人都齐刷刷的境目光聚集到秦木身上,东方雪和上官鱼的目光也是死死的看着秦木,她们同样需要一个回答,这也是她们此来的唯一目的。

就是在这种凝重至极的气氛中,那个司仪竟然再次开口道:“秦木,云小姐对你一往情深,你可不能辜负她啊”

这一次,秦木没有去看他,只是脸上的苦涩更浓,目光从云雅、东方雪和上官鱼身上扫过,看着这三个让自己心动的女子,无论怎么选择都不是自己想要的。

没有过多的犹豫和沉默,秦木摇摇头,道:“对不起,我不会选择,也不能选择”

“什么意思”云雅三女异口同声的开口,但每个人的神色都更加冰冷。

秦木略显悲哀的一笑,缓缓仰首看想门外的天空,道:“我秦木本是一介无根浮萍,却能得到你们三位大小姐的青睐,这一点我秦木很感激,为此我会为你们付出一切,至死不悔”

“不管我从你们之中选哪一个,都将彻底伤害另外两人,这一点,我秦木做不到,我不能伤害你们之中的任何一个,更不能让你们记恨彼此,这一切我会一个人来承担”

听到这样的话,云雅三女的身上全部溢出一股气息,那就像是火山到了喷发的边缘,不但是她们如此,她们一方的所有人都几乎是如此,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好像隐藏着一座火山,随时都能彻底喷发。

不等她们开口,秦木的目光就再次转到她们身上,苦涩的眼神变得温柔,变得淡然,道:“云雅、东方学姐、上官学姐,我秦木曾无数次的问过自己,我该如何面对对你们三人的感情,每一次都让我难以抉择,如今我们分别十几年,让我时常都会忆起有你们在我身边的那段日子,同时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,我秦木也真正明白自己的心,不管你们如何看我,我只想说你们每一个人都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,我也不会放弃你们任何一个”

“在未来某一天我们重逢,我会亲口对你们说明,亲口对你们说声对不起”

秦木的低囔,让那本是怒火中烧的众人,全部露出了诧异之色,只因秦木现在就和云雅三人在一起,何曾分别十几年,那这番话又是什么意思,而且总感觉他这番话不是对云雅三人说的。

但很快,云雅就冷笑道:“说来说去,始终改变不了你花心的本质,我云雅是很爱你,但我却不会接受一个心中还有其他女人的男人,认识你秦木,权当我云雅瞎了眼,从今天起,你我之间再无任何关系”

说完,她就转而看了一眼周围那些参加婚礼的宾客,道:“今日这场婚礼到此结束,让大家看笑话了,云雅在此向大家赔不是了”

“父亲、母亲,我们走吧”

本書于看書網

...

郑州和康医院排行怎么样
黑龙江虹桥医院收费高吗
郑州和康医院治病怎么样
黑龙江虹桥医院乘车路线
郑州和康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