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暨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四十八章 回归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20:56 编辑:笔名

焚天剑帝 正文 第一卷_第一千四十八章 回归

孟关白立即退走,现在不是和秦冲决一死战的时候,突然杀来的这支军队,让战局一下子出现了变数。

不过兵力上还是他们占据优势,他们的人已经分散开了,这股敌人等于是直接袭向了他们的大后方,他要亲自带头去抵挡一下。

“孟大人走了?快、快跑!”

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敌袭!有剑盟的援军,快跟着孟大人,动作快点!”

秦冲带着死守的一群人疯狂地砍杀着敌人,庞靖把抓他准备将他强行拖走的手下推开,看到剑盟发起了反击的狂潮,哈哈大笑起来,“苍天有眼啊!秦兄弟啊秦兄弟,你怎么总是在危机时刻才亮出手上的牌,老哥的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啦。”

古丽娜站起来,没有跟着冲杀,而是朝着庞靖跑去。

庞靖故意哼了一声,扭过头去不看她。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跟老娘使小性子?你找抽是不是?”古丽娜一点也不惯着他。

“臭婆娘,你要是再敢丢下老子不管,我找别的女人去了!”

“你还真当自己是美男子啊,也就是我年轻的时候不懂事,被你给骗了,你还真的——”

她的话被强行堵住了,庞靖搂住她的腰肢,用力地咬住了她的嘴唇。

古丽娜只觉得一阵云里雾里,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似的,热情地回应着他霸道的吻。

两人刚刚有已经经历过了一次生离死别,庞靖只觉得有千言万语,但这一刻还是觉得用实际行动来表示好一些。

项鼎气的直骂娘,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儿,本来还想着在孟大人面前好好表现一把,打着打着孟大人直接走了,身边的人也跟着跑。本来是要横扫剑盟这边的,现在自己反倒成了落水狗,幸亏他的坐骑跑得够快,他挂了点彩总算是从包围圈冲杀了出来。

正版首发

他刚要喘一口气,一道人影从侧面冲了出来,剑光一闪,胯下的战兽嗷地发出一声痛吼,仰面倒地,他连同着被摔在地上,顺势滚了几滚站了起来。

当看清楚袭击者的脸,他的小腿都快要抽筋了。

“秦、秦冲?!”

秦冲看着对方的眼睛,“地狱无门你闯进来,项鼎,过去的仇怨现在也该了结了。”

项鼎不住地向后退,“我确实没有想到,当初万剑宗一个不起眼的漏之鱼,竟然会成长到现在这个地步。我也是被逼的,我只是顺势而为,遮云国国力孱弱早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,我有什么错?!”

“执迷不悟。”

“你凭什么指责我?你一定觉得,你和大公国之间,剑盟会赢。秦冲你敢不敢留着我这条狗命,让我见证你最终的胜利,等到时候项某不劳烦你动手,亲自奉上我的项上人头,你敢吗?”

“故意激我,好借此活命,我可永远都忘不了被你杀死的那些师兄妹们,若是弱小就活该被强大的吞吃,那这个世界早就太平了,我和你已经无话可说。”

“啊!”项鼎直接飞身逃离。

秦冲抬手一剑,剑光在项鼎的身上打出了一个窟窿,啪的一声,尸体掉了下来。

李大鬼这群人组成的联军实力参差不齐,在质量上显然是没办法和大公**部的人媲美的,能担当主力的只有金凤凰带来的林岚部落的人。

部落首领也就是金凤凰的夫君,是一位年轻人,他的父亲屈服在奴役之下,而他则对此一直不忿,随着老爹的病逝,他终于掌权。

随着战鼓王率领的厚土部落加入了战局后

,他再也坐不住了,西都的部落原住民很多人都流着不安分的血,他们为了复仇愿意流干最后一滴血。

“冲锋!冲锋!冲锋!”

城外大公国流窜的兵团开始集结调转方向,箭雨和法术攻击排山倒海的袭来。

林岚部落的战士们竖起盾牌,顶在最前面,将带着毒素的投矛用力地扔了出去。

双方对攻中不断地有人死去。

北门城外一下子变成了战场的中心。

李大鬼他们要做的不是对杀,而是冲到城中来和秦冲等人汇合。

这时候秦冲带人开始反攻,一时间还帮不到外面李大鬼他们那群人,急于把占据城区的敌人击退,城内城外都打成了一锅粥。

封无邪和刑豪联手攻击一位武王强者。

这个人地位不低,是风暴公爵的一位义子,他率领的一队人在攻略北城区,遭到了屠夫营和死侍团的拼死抵抗。

华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两个圣域武宗给拦住了,激战了几十个回合还没能拿下,这严重地刺痛了他的自尊心。

“不可原谅!”华婴吼叫着,战枪缠绕着一道强劲的气流,“风旋乱舞!”

封无邪已经是强弩之末,饮血兽萎靡不振,他被迫防御。

刑豪的魔道之力已经几近枯竭,只见对方的战枪舞成了一道道残影,无数的枪影朝着周围刺出。

“大十字斩!”他也只能孤注一掷了,这一招的穿透效果是最强的。

不过枪影很快便吞噬了十字斩的刀芒,封无邪的防御被率先攻破,饮血兽护住发出一道反震之力,将封无邪弹飞出去。

刑豪的攻击被碾碎,魔道的触手疯狂地朝着敌人扑去,不过触手刚一靠近便化为了灰烬。

就到这里了吧?

刑豪也支撑不住了,枪影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口,眼看战枪射来转眼之间便会洞穿他的头颅。

一道人影从天而降,华婴的战枪之上压着另外一杆枪,那是一股完全不输给他的力量。

刑豪倒退了几步,半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横挡在自己身前的高大男人。

“你、你是……”他欢喜地叫出声来。

“刑豪,下去休息一会吧,这个人交给我。”

华婴喝道:“你是谁?报上名来。”

“差点忘了,我应该不在剑盟核心成员的名单上,所以你不认识我也正常,那我就重新介绍自一下,我叫萧姚!”
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价钱多少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的电话号码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大概多少钱
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住院部电话
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得花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