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暨信息网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

老李的不平静晚年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3:21:18 编辑:笔名

老李退休前是县局级干部。妻子是教育系统上退休的职工。夫妻二人的月收入近一万,可谓是高收入了。老李又会理财,在房地产上绕来绕去,也绕到了五六套商品房以及几套店面房。这些房产在出租,月收入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。膝下就一个儿子,开了一家小公司;小日子过得舒坦的很。老李退休后也没有什么事,在家养老,有时也出去钓钓鱼;更多的时候是在街上逛逛,逛到了熟悉的的店铺前会坐下来与店主聊上半天的天;天上地下,天马行空,实在是轻闲的很。

街上与老李熟悉的店主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看到过老李了。有点奇怪,不过奇怪归奇怪,也没有人当回事。大家并没有什么过深的交情,只不过有些熟悉罢了。老李的来与不来,对大家并没有什么影响。就这样,时间一长,老李渐渐淡出了大家的视线。

时间就在这平淡中过去了二三年。一天,老李突然又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;他身着一件夹克工装,脚上一双旧的休闲鞋,上面还沾着几粒黄泥点,面容有点憔悴。虽然老李的年龄不到七十,可看上去有七十四、五了。几年不见,大家分外客气,纷纷向老李打招呼。老李兴趣不是很大,然后随意的在较熟悉的店铺前坐了下来。店主马上泡了一杯茶,递上一支烟。老李客气的回绝了,说已戒烟二年了。于是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他这几年的变迁。

俗话说“天有不测之风云,人有旦夕之祸福”,老李遇到了。不过不是他自已遇到的,是他那唯一的儿子遇到了并扩大转嫁到了他身上。

老李的儿子从事着城市下水道的建筑的小工程。有着老李原来在任期间的一些人脉。生意还是不错的,发不了财,但日子过的很不错。“有段时间我看他有点不对头,回到家没有一句话,总是不啃声,脸上也不见笑容。不过我也没有当回事”。老李说。“儿子已四十出头了,有他自已的事业。或许为生意上的事烦脑也很正常”。有段时间,儿子不见了半个多月,老李也不觉得奇怪。做生意跑来跑去很正常,所以也没有当回事。

“有一天”,老李说,“儿子的一个朋友来找我,说‘李伯伯,出大事了’”老李一听就急了“什么大事?”

原来,老李的儿子为朋友担保贷款五百万元,谁知那个朋友还是在经济链上出了问题,最终跑路了。为此,老李的儿子要承担这五百万元的贷款。“要是他当时就说明这件事,问题毕竟不是很大,”老李叹息说,谁知儿子一声不啃,与另一个朋友合议后,将公司卖出去,得了四百万元,然后二人去澳门赌博了。期望能博回这五百万。谁知自已的四百万输光不算,另在澳门借了一千五百万高利贷,现在老李的儿子被扣在澳门了。他的朋友回来向老李报信。

“我将银行的存款全部提出,再向朋友凑了一点,也只有八十多万”。老李说,他只有一个儿子,现在儿子出了大事,总不能不管。“老太婆也急了,与我一起到澳门,想先把人保回来再说。付了八十万,对方不卖账。老太婆跪下来求都没有用”。“以前听别人说‘砸锅卖铁’,我现在是真的在做了”老李凄惨的说。“我与老太婆回来后,将所有的房产全部卖掉;总共凑了八百多万元。再次与老太婆到澳门,对方见我们已没有更多的油水了,也就放人了。”

听了老李的述说,旁人也为老李唏嘘不已。毕竟是已近古稀之年的人了。老李说“房产全没有了,我与老太婆也无住处了,儿子与媳妇无所谓,可还有一个孙子在。总得给孙子留下点什么。为此,我与老太婆一起给开发区一家公司打工了,做门卫,一个月也有三千多元。这样一来,省下了房租,还有三千多的收入。希望在生之年还能积下一幢商品房。”

在商品经济社会,风险是永存的,但那是对年青的、中年的人而言。老李已退休了,应该是安度晚年了,谁知儿子给他带来了风险。就是房产全没了,老李夫妻二人也可以舒舒服服的度过晚年。但为了这割不断的血缘,夫妻二人又重近打工舞台,期望在有生之年为儿孙留下点什么。老李的晚年应该是平静的,可是如此一来,平静不了了。

共 152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老李的晚年本来过得很滋润,可是因为儿子为人高额担保,受了连累,又因为儿子到澳门赌博,欠下巨债,最终,晚年落得流离失所,七十多岁了还要干活挣钱,为孙子置办家业。正如作者所言,在商品经济社会,风险是永存的,所以,无论做何事,都得慎重,更不该存在侥幸心理,去赌博。作者文笔流畅,文章耐人品味,欣赏,荐阅,祝创作愉快!【编辑:尚林夕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5-11-0 1 :16: 7 人生无常,福祸难料,万事都得小心。欣赏,问好,祝创作愉快! 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!

鄂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马鞍山好的白癜风医院
西宁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
鄂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
马鞍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